怎样对打套利 郑天挺日记选读

2020-01-11 13:25:26

怎样对打套利 郑天挺日记选读

怎样对打套利,郑天挺日记原件(1938年1月1日)。

郑天挺日记原件(1939年5月1日)。

逝世前四日的郑天挺。

1938年,郑天挺带领北大学生南下,就任西南联大史学系教授。1940年出任联大总务长,直至1946年联大解散。在联大的前两年时间里,郑天挺将大部分精力和时间致力于明清史研究;而在总务长任上,他不得不将主要精力用于协助梅贻琦、蒋梦麟等校领导,处理校务,为联大师生解除后顾之忧。从他的一篇篇日记中,我们不仅能看到联大日常所面临的种种问题,还能看到一个民国学者在繁忙事务之余的生活细节和读书细节。

郑天挺任北京大学教授兼秘书长时期

1938年7月17日

八时始起。九时往菘岛,北大国文系欢送毕业同学。余以持志、求友两事勉之。往时欢送会多以努力学问相劝勉,今日膺中苹田、建功均以道义相砥砺。他人见之或将以为腐,余则以为诸生闻此,较之称颂之语受用多多矣。午归。下午读新旧《唐书》合钞,《方镇表》。晚莘田来。诣廉澄。九时十归。校英人戴维斯所著《云南》一书中“民族”一章,十一时半始毕,即寝。

1939年5月31日

七时半起。读摘讲述札记。午饭后小睡。有清华学生季平君来谈唐代兵制官了制,四时半去。五时至孟邻师寓,商谈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恢复事,到孟真、今甫、锡予、公超、莘田、从吾,仍议以余任副主任,力辞之,愿以秘书负事务责,尚未决。今后研究生之生活拟采取书院精神,于学术外,注意人格训练,余拟与学生同住。会散,大雨,冒雨而归,衣履均湿。洗足后读摘札记。十二时寝。

1939年7月4日

八时半起。检阅《明史》。下午入校清史课考试,出题五则:一、清初己未丙辰两词科,其用意成效有无异同,试述其要;二、嘉庆苗疆两役得力于傅鼐、刘清者若何,试略述之;三、试述雍正平定青海之善后策;四、火耗养廉始于何时,其制度若何;五、谈清史者多以太后下嫁、顺治出家为言稽之,简册有足征欤?四时半试毕,至办公处,五时半归。七时肃文约在邱家巷晚饭,饭后掷升官图匝归。此亦微贤于博塞耳。十二时就寝。

1940年1月10日

八时起。晓宇来书劝余就总务长,并谓郑华炽愿助余管事务,意甚可感。然余之不就之故不在此也。莘田谓余曰:“君欲为事务专家乎?为明清史专家乎?”余曰:“此语最诱人。”沈茀斋来,谓常务委员会一致通过余继总务长,特来劝驾,并谓今后经费人事均无问题,劝余稍牺牲,稍鼓勇气,为之婉谢之。十一时至校上课,授明清史,述明代之府州县学。十二时归。昼寝。读《祁忠敏公日记2》。六时半,偕锡予至聚丰园,公饯沈茀斋,主人十五人,请月涵、正之、光且、企孙作陪。企孙未到。九时席散。至孟邻师寓,小坐。人多,未细谈。十时半归。读祁日记。十二时就寝。

郑天挺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兼总务长时期

1940年10月21日

六时半起。本欲早间入城,到校治事,诸人皆以警报为虑,遂偷闲半日。整理讲述札记。早食于孟邻师处,午食于孟邻师、矛尘,枚荪三处。午饭后小、睡。或云有预行警报,或云无之。下午入城,知其确无也。四时步行入城,直入校,先至西仓坡,久候迁校委员会,无至者,入校始知在晚间。六时归所。七时半再至西仓坡,候至九时,仅勉仲、绍诚、正宣及余四人,乃散会,归。所中仍无电即寝。所中于昨日警报时,又为窃贼破三门而入,泰然、莘田各失棉被一床,余房门亦开,无所失,惟付洗之衣裤二件不见,亦幸矣。

1941年3月26日

七时半起。八时半入校治事。与逵羽、矛尘商改叙永分校组织简则。十二时归。饭后小睡。五时至西仓坡开校务会议,讨论重要问题有二:一、分校设立问题,二、联合招生问题。第一问题有两议:甲曰本校以不设分校为原则,张奚若所提而陈福田修正者也;乙曰本校为预防时局变化,吸收东南学生,应设分校,周枚荪所提而罗莘田修正者也。赞成者各七票。余主甲说,盖以联大实际情形而论,人力财力,均无此馀力也。若全校迁移,余并不反对,若专为一年级生而设分校,至二年级复还昆明,则每年消耗于旅费者须二十馀万,何若以此用之于设备乎?第二问题亦有两议:甲曰本校应单独招生,提议者樊逵羽;乙曰本校可与中央、浙江、武汉三大学联合招生,提议者钱端升。赞成者各八票。余主乙说,亦以单独招生用费多,且不易周遍也。第一问题讨论约三小时半,第二问题讨论约一小时半,势均力敌,竟无决议,此从来未有之趣事也。十时散会,归。

1943年10月20日

七时起。请铁仙夫妇食早点,各面一碗,各炸蛋二枚,共九十六元。每蛋价八元,较之市价尚低,面一碗十六元亦廉。端升来谈甚久,谓孟邻师又有教长呼声。今日教育若未溃之痈疽,良医知其危殆而不易下手,他人尚未觉其是病也。余谓师之出尚非其时。十时入校治事。一时半始进午膳,饭后归。睡半小时。五时至西仓坡开常务委员会,九时归。宝騄自重庆归。一时就寝。(付午饭三三元,付请早点九六元。)

1944年6月28日

七时于半起。九时入校治事。与月涵、石先、勉仲商校舍问题。本月发薪勉强凑足,而清华大学五十馀万元尚无着。十二时至师院午饭。毕,诣承谔。五时至西仓坡开常务委员会,讨论校舍问题。七时公宴吴俊升、林栋,谈征调译员事。部中似有以上次为多事之意,主不再征调,而于译员之需要似未注意,且推之邮局、海关、银行诸机关,亦非上策也。十时散,归。十二时就寝。

1944年10月21日

八时起。九时入校治事。十二时至师范学院午饭后,清常偕来,谈及子坚复有一函致常委会,请解释附校为师范学院实验学校,抑为联大子弟学校,又罗举同人子弟在校不守约束多事。此举大可不必,且徒伤情感。托清常劝之,学生不守约束,应有一致之制裁,同人子弟不守约束、不受制裁,其曲在学校,不在学生,尤非家长所愿。写星期论文。十二时就寝。

1945年8月15日

八时起。从吾来。继侗来,谈先修班不宜再开班,又谈售米事。十时半入校治事。十二时半至师范学院午饭。一时半回舍。黎东方来。小睡。读英文。十一时半就寝。日本已正式接受盟国建议,日皇下令全国陆空军停战,并命大本营代表签署投降文书盟国收到此项复文,即行宣布。下午又得号外:日皇下令后即向全国广播,广播后切腹自杀。闻之颇为震动,其人虽吾仇,然此举亦足壮也。不知敌国有无反响,能否波及全部投降;此在西方看法不知如何。就余之纯粹东方看法,以推测其可能结果:一、军阀必有继死者;二、在外军人可能有疯狂式之焚杀;三、皇位或能保全;四、日本人仇盟国心理永不能灭。姑书之此,以觇将来。

1946年5月7日

七时起。九时入校治事。北大校产保管委员会开会,至二时乃散,决定设临时委员会三,以今甫主校舍,叔伟主招待,廉澄主采买。会散,至东厂胡同出席教育部平津区教育复员辅导委员会例会,斯会已奉命结束,今日当为最后一会矣。五时会散。理发。六时诣货孙、子高、叔存、正宣晚饭之约,席设于陈弢老令嗣新宅,主炊者弢老旧仆黄嫂也,绝精。十时散。诣孟真。十二时还,即睡。

北京快乐8下注

  • 上一篇:循环水 养殖桶,鱼虾也能“住”厂房
  • 下一篇:重庆土地收入超千亿背后:地价和房价没有下跌空间

  • Copyright 2018-2019 startuphoops.com 青板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